Mange

喜欢每天开心对待一切。
望着你。

雪梨町

回头望一眼 已经很多年的时间

我又回到那老街

靠在你身边渐行渐远


真好

糖衣

[晚春。]


「从三月到十二月,这个春天,到得确实有些晚了。」


(一)

他常常从梦中惊醒,梦里看见花里沈云鸷的影子渐渐淡去,然后他怎么也找不到,却知道云鸷在等他。

云鸷呼唤他的名字,“齐舟”,她曾经问他说这是不是齐舟共渡的意思,说是他们要携手走过这漫漫人生路。

她一直在等他。

然后齐舟惊醒,看见云鸷安静地躺在自己身边。

只是又一个月夜吧,月光明亮如霜,照亮云鸷浅笑的容颜,他便能再安然地睡去了。

齐舟共渡,或是最美好的人生愿望了吧。


(二)

于齐舟而言,沈云鸷曾是他最奢侈的梦想。

二十世纪三十年代,门不当户不对足以摧毁掉他们的爱情。齐舟的家庭,于沈云鸷这种书香世家,就像最最平凡的街巷里某户敲开门来找不到色彩的简陋人家。与她携手相恋之前,齐舟只当云鸷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。可是真的在一起了,他有了克服人生与她携手的勇气。

只是最大的牺牲还是在于云鸷。沈云鸷在和家里大吵了一架之后,抛弃了家庭,随齐舟过上了贫苦的生活。

齐舟是最宝贝云鸷的,虽然家里没有什么好东西,但他总把最好的给云鸷。

他说:“我爱你,云鸷。”

这不是甜言蜜语。

“再艰难的日子我们也会一起走下去的。”


(三)

战乱的年代,难上加难的日子,齐舟还是不得不和云鸷告别。

1938年的春天,花开正盛,花色与绿意交融的美丽中,齐舟告别云鸷参战。

“云鸷,等我,最迟三年后的春天,我一定会回来找你。”

然后拥挤的人群,齐舟渐渐找不到云鸷的身影,他们被人流越冲越远。


(四)

漫长的等待,云鸷常常梦见齐舟战死他乡,然后惊醒,把齐舟寄来的书信放在手心,便又能安心地睡一会儿。

她相信誓言,若非如此,她就不会随齐舟离家了。

只是齐舟的书信从一开始的每月一封,到每季一封,到齐舟离开两年零四个月,已经五个月没有了齐舟的消息。

沈家要齐家去逃难,沈母放不下云鸷回来找她。

沈母希望云鸷一起走,战火已经蔓延到了这里。

云鸷拒绝了。她执意要流下来等齐舟。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信念。


(五)

这里战乱最喧嚣的几个月,云鸷只能躲在山洞里,最艰苦的时候几天都没有粮食,只能扯摘一点洞口的植物充饥。稍微平静一些的时候,云鸷就会回到旧居看是否有齐舟的消息。

每一个从战场回来的人云鸷都会问,认不认识一个叫齐舟的人,她拿那张已经被抚摸过好多次的齐舟的照片给他们看。

可是这多么像大海捞针。那个约定的春天,已经又过去了三年。云鸷只在第五年的时候收到了齐舟第三年时候寄来的书信。齐舟说战势不太乐观,不过为了云鸷,他一定会保重自己,他会在晚一些的春天回来找她。

如此,云鸷等到了八年抗战结束。


(六)

只是,再也没有了齐舟的消息。

听说内战又要开始了,她想,他或许还是无暇分身。

有月光的夜晚,她就会望着月亮想他是否也一起看着,这是唯一寄托她思念的方法。有时候入梦会看见一个花开的春天,齐舟终于出现来找她。云鸷想他或许会长更多一些的胡子,他的面容会有一些战争留下的伤痕,他的眼睛不似从前明亮了吧,但是他的眼睛里会装着自己。如此,便是云鸷在艰苦中最美最好的期待了。


(七)

但是期待,一盼又是好多年。

齐舟终于能抱住瘦弱的云鸷的时候,年华已经完全不似从前的模样。

云鸷还能够认出齐舟的模样,但她也只认得出齐舟的模样而已。


(八)

离齐舟与云鸷约定的春天过去了三十年零九个月,云鸷找到了已经神智模糊的云鸷。

1968年冬天,对齐舟来说是最寒冷的一个冬天,受文化大革命影响,齐舟被贬下了农村,做最苦的工作。而在那个陌生的地方,他重新遇到了云鸷。

这个时候的沈云鸷已经不认人了,听说是一场大病让她变得神志不清,也不知道多年前的战争中她是从哪里流落到了这里,她只是偶尔帮村里人做一些最卑微的工作艰难地维持着生活。

可是看到齐舟的那一刻,云鸷的眼泪落下来,她仿佛看到年轻时候的齐舟。

她冲上去拥抱齐舟,正下着一场很大的鹅毛雪,一片雪白的冰冷中,齐舟感受到了云鸷眼泪的温度。

她说:“你终于回来了,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,这个春天,好长啊。”


(九)

齐舟以为二十八年前,云鸷就不在了。

抗日战争结束以后,齐舟尝试着打听云鸷的消息。听说当年沈家齐家逃难,路上遇上了山贼,全家都不在了。齐舟拿云鸷的照片出来问,有人描述说在路边看到过云鸷的尸体,很白净,似乎就是这个模样。

然后齐舟又找了云鸷好几年,得到的消息都是云鸷不在了。于是他抱着必死的决心加入了战争,后来遇到了军官的女儿楼小君,小君是与云鸷完全不同的模样,她热情地追求他。可是当她说:“不管你怎么想,每年春天我都会等你的。”齐舟就沦陷了。他紧紧地抱住小君,好像他想抱住的那样一个云鸷。

后来他和楼小君结婚了,他不再提到云鸷,虽然还是常常在梦里见到云鸷在等他,可是他如何也找不到云鸷的身影。一场噩梦,一头冷汗。小君温柔地帮他擦干净额头的汗珠,亲吻他颤抖的唇,这是她能给到齐舟的最大的安心了。

文化大革命爆发后的1968年,齐舟一家被诬陷入狱,楼小君在批斗中病死,而齐舟到了那个陌生而寒冷的地方。

可是在那个寒冬,终于,春天来了。


(十)

意识不清的云鸷话不多,却句句都围绕着齐舟。

她好像回到了年轻的时候,时间停留在了那里,好像每一天都是春天,停留在重见齐舟的喜悦中。有时候齐舟会很羡慕她,虽然她经历了这样多的苦难,但她忘记了最难过的部分。云鸷的眼里只有他们一起,携手,走下去。她入梦时候的容颜常常是带着笑的。

这个春天,是有些晚了,可是却成了永恒。


(十一)

后来的二十年,齐舟都照顾着云鸷,每年如一日。每一年的每一个季节对云鸷来说都是春天,虽然她不会记得更多,但每年她都等来了齐舟。她听齐舟的每一句话,一直到某天夜里笑着完全走入了梦里。

齐舟的眼泪滴落在云鸷冰凉的脸上,他不知道云鸷笑着的梦里是什么。

应该会有他吧,而不久后的某一天,她又能在梦里与他相见了吧。这一次,她或许能记得所有了。


「从三月到十二月,这个春天,到得确实有些晚了。」

「可是它终于还是来了。」


终。

 

故事纯属虚构 。

 

出镜:@阿do给

摄影/后期/故事:@糖糖糖衣

冲扫:@画英雄摄影


开心每天活在当下,生活无处不美!